宋冬雷

我创办了沪上第一个神经外科医生集团,关于医生自由执业及脑部疾病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宋冬雷,原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神经外科教授、主任医生、博士生导师。2009年,演员赵本山在上海突发颅内动脉瘤出血,我是主治大夫之一。2013年,我离开体制,出任一家民营医院院长;2015年,我再次创业,成立上海首个神经外科医生集团。我认为,自由执业更能体现一个医生的真正价值,对于医改,也是一种更大的助力。我最理想的状态,是医生把患者放在核心的位置,工作围绕着患者的需求,而患者对医护人员也尊重,双方互相感恩。关于医生自由执业及我对医改的体会,欢迎提问。
56
健康 2017-01-19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93个回复 共106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医生 您好 请问 经常后脑胀痛 特别是睡眠不足时 更厉害

宋冬雷 2017-07-09

sam2017-06-26

外伤导致胸椎爆裂,高位截瘫,有办法治疗么?

宋冬雷 2017-07-02

w2017-06-30

您好,请问潮式呼吸有什么坏处,如何避免。

宋冬雷 2017-07-02

睡觉经常处在一个浅睡眠状态,是怎么回事?

宋冬雷 2017-06-25

宋冬雷 2017-06-25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6

网友您好!感谢您的提问。首先我们需要明确一下您的想法。“捆绑”这个问题既可以是事实上的,也可以是主观看法上的:美国的堕胎争议在事实上是否和美国女性的平等权利相关?在不同人的主观看法中,堕胎权是不是属于女性(平等)权利的一部分?我个人的理解是,在美国历史上,堕胎争议不只是一个女性权利问题,但一定和女性的身体和社会平等息息相关。
  首先孕育后代的能力只有女性才拥有,这就表明这个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来谈。其次,在美国历史上,堕胎行为的犯罪化主要目的是保护女性的生命安全,惩罚的是庸医或者江湖骗子,因为很多女性因堕胎黑市而丧命,也就是惩罚为人堕胎的人,而不是怀孕妇女本身。再次,历史上,美国女性主义运动的激进分支一直是要求女性取得控制自身身体的权利,改变传统的社会性别角色。在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堕胎合法化运动中,女性一直是运动的参与主体。一些妇女组织,把堕胎权视为女性基本权利的一部分。
  所以从美国历史上看,堕胎(权)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权利问题,单独分析。在不同群体和主观视角中,也许有些人会认为,堕胎问题是个宗教问题、是个政治问题、宪法问题,但这并不表明美国的堕胎问题与美国女性权利无关,而且恰恰是最直接相关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abbr id='kcnFVtUt'><abbr></abbr></abbr><optgroup id='PqNDgZYS'><marquee></marquee></optgroup>
    <pre id='Uj'><ol></ol></pre>
    <abbr></abbr>
    <ol id='BvbqkeA'><option></option></ol>
      <l></l><em id='shMBEK'><thead></thead></em><center id='VVIKyD'><q></q></center>
      <label id='HiFa'><kbd></kbd></label>
          <sup id='GRhXN'><ol></ol></sup><address id='ySQTL'><del></del></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