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涵

我从北大休学一年去游历世界,关于这段经历,问我吧!

我是王思涵,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2013级学生。大三结束后我选择了一年的间隔年(Gap Year),这一年里我走了两万海里,途径四个洲,十几个国家和地区:有富裕的国家,贫穷的国家,也有边境的难民营,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人和他们各自不同的生活方式。
我准备把2016年间隔年的经历用一套明信片、一张专辑、一本书、一部影片的形式保留下来。作为一个已经回来重拾学业的大四党,我想说间隔年最难的不是做行云野鹤,周游列国;而是当一切都结束回到原本的生活里,你怀着一颗已经走过远方的心去接受生活中的苟且与平淡,再次磨平你在路上的日子里留下的印记。
71
品位 2017-01-11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31个回复 共81个提问,

热门

最新

Blue.2017-01-12

什么初衷触动你有这样的想法了

王思涵 2017-01-12

Peter2017-01-11

問題是,錢從哪裡來

王思涵 2017-01-12

花了多少钱?

王思涵 2017-01-12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9

网友您好!感谢您的提问。首先我们需要明确一下您的想法。“捆绑”这个问题既可以是事实上的,也可以是主观看法上的:美国的堕胎争议在事实上是否和美国女性的平等权利相关?在不同人的主观看法中,堕胎权是不是属于女性(平等)权利的一部分?我个人的理解是,在美国历史上,堕胎争议不只是一个女性权利问题,但一定和女性的身体和社会平等息息相关。
  首先孕育后代的能力只有女性才拥有,这就表明这个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来谈。其次,在美国历史上,堕胎行为的犯罪化主要目的是保护女性的生命安全,惩罚的是庸医或者江湖骗子,因为很多女性因堕胎黑市而丧命,也就是惩罚为人堕胎的人,而不是怀孕妇女本身。再次,历史上,美国女性主义运动的激进分支一直是要求女性取得控制自身身体的权利,改变传统的社会性别角色。在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堕胎合法化运动中,女性一直是运动的参与主体。一些妇女组织,把堕胎权视为女性基本权利的一部分。
  所以从美国历史上看,堕胎(权)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权利问题,单独分析。在不同群体和主观视角中,也许有些人会认为,堕胎问题是个宗教问题、是个政治问题、宪法问题,但这并不表明美国的堕胎问题与美国女性权利无关,而且恰恰是最直接相关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pre id='GgBjndNW'><person></person></pre><abbr id='BimW'><address></address></abbr>
    <pre id='OYJnJoO'><marquee></marquee></pre><optgroup id='spCORCGo'><person></person></optgroup>
      <font id='ZwQOCQb'><em></em></font><em id='VSHcjY'><u></u></em><ins id='tiElgnPc'><span></span></ins><b></b>
          <caption id='qGXRnHaY'><strike></strike></caption>
          <blink id='YMF'><strong></strong></blink>
          <ins id='AIS'><q></q></ins><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