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冠华

我曾在崂山自给自足生活四年,关于我的理念及我发起的共识社区实验,问我吧!

我是唐冠华,2011年我来到崂山,过起自给自足的生活,和妻子邢振在山上生活了四年。我们为了解决基本的生活问题,想了很多办法,自己种菜、自己纺线、自己盖房子,还利用一辆废弃的自行车,制作了一个脚踩的发电机。这是我的“家园计划”,我们在探索另外一种生存的可能性。
2015年,我又发起了“南部生活”共识社区实验,分别在福州、大理和成都建立三个社区实验样本。现在,我在“南部生活”福州社区生活,也在吸纳新居民,我们尝试社区的制度由居民共同决议制定,希望通过自然农耕、生态建筑、可持续能源和手工日用品等技术,解决生存必需品的问题,同时,希望通过艺术语言与社会交流。
关于我们这种自给自足的生活以及我发起的共识社区实验,欢迎向我提问。
184
品位 2016-01-08 已关闭提问
127个回复 共148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崂山有道士么……

唐冠华 2016-01-16

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唐冠华 2016-01-16

孩子的教育问题如何解决?

唐冠华 2016-01-16

共识社区你们有配套佛堂或者道馆的想法嘛?

唐冠华 2016-01-16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当地人允许你在那里开垦种植吗?

唐冠华 2016-01-16

我也有同样的想法,想知道土地是怎么来的。

唐冠华 2016-01-16

相关话题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9

网友您好!感谢您的提问。首先我们需要明确一下您的想法。“捆绑”这个问题既可以是事实上的,也可以是主观看法上的:美国的堕胎争议在事实上是否和美国女性的平等权利相关?在不同人的主观看法中,堕胎权是不是属于女性(平等)权利的一部分?我个人的理解是,在美国历史上,堕胎争议不只是一个女性权利问题,但一定和女性的身体和社会平等息息相关。
  首先孕育后代的能力只有女性才拥有,这就表明这个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来谈。其次,在美国历史上,堕胎行为的犯罪化主要目的是保护女性的生命安全,惩罚的是庸医或者江湖骗子,因为很多女性因堕胎黑市而丧命,也就是惩罚为人堕胎的人,而不是怀孕妇女本身。再次,历史上,美国女性主义运动的激进分支一直是要求女性取得控制自身身体的权利,改变传统的社会性别角色。在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堕胎合法化运动中,女性一直是运动的参与主体。一些妇女组织,把堕胎权视为女性基本权利的一部分。
  所以从美国历史上看,堕胎(权)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权利问题,单独分析。在不同群体和主观视角中,也许有些人会认为,堕胎问题是个宗教问题、是个政治问题、宪法问题,但这并不表明美国的堕胎问题与美国女性权利无关,而且恰恰是最直接相关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thead id='gu'><l></l></thead>
    <pre id='WDqhv'><dfn></dfn></pre><i></i>
      <dir id='TRUBL'><em></em></dir><blink id='vupQQkU'><dir></dir></blink><comment id='DcUhtM'><blink></blink></comment><kbd id='PlhfUPiu'><dfn></dfn></kbd>
            <dir id='qKQCvBl'><caption></caption></dir>
                <kbd></kb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