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锦辉

我是“中国杯帆船赛”顾问罗锦辉,关于这项赛事及帆船驾驶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香港无线电视台的编剧罗锦辉,也是“中国杯帆船赛”顾问。我曾在台湾读新闻系,与马英九有一段师生缘。1979年加入无线电视台,编剧的作品有电影《月黑风高》《飞越迷情》《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等;我也在《东周刊》做过记者。
我现在已淡出影视一线,2007年受邀担任“中国杯帆船赛”的特别顾问。2015年“中国杯帆船赛”10月30日开赛,来自36个国家和地区的111支精锐船队展开激烈的海上角逐。从新船怎么停泊、台风来了怎么照顾、怎么把船改成需要的样式,到向国外船员介绍当地的水域和气候、保障他们的安全,都是我们的工作。早晨6点到码头,半夜2点回家,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我把所有的周末都投在了深圳浪骑游艇会。
“我是香港唯一一个懂得写帆船比赛的记者,也是第一个有帆船的编剧。”关于如何驾驶帆船、参加帆船比赛,以及我参加帆船运动背后的故事,欢迎提问。
35
运动 2015-10-30 已关闭提问
27个回复 共27个提问,

热门

最新

你们平时都在哪里练?海南吗?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9

网友您好!感谢您的提问。首先我们需要明确一下您的想法。“捆绑”这个问题既可以是事实上的,也可以是主观看法上的:美国的堕胎争议在事实上是否和美国女性的平等权利相关?在不同人的主观看法中,堕胎权是不是属于女性(平等)权利的一部分?我个人的理解是,在美国历史上,堕胎争议不只是一个女性权利问题,但一定和女性的身体和社会平等息息相关。
  首先孕育后代的能力只有女性才拥有,这就表明这个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来谈。其次,在美国历史上,堕胎行为的犯罪化主要目的是保护女性的生命安全,惩罚的是庸医或者江湖骗子,因为很多女性因堕胎黑市而丧命,也就是惩罚为人堕胎的人,而不是怀孕妇女本身。再次,历史上,美国女性主义运动的激进分支一直是要求女性取得控制自身身体的权利,改变传统的社会性别角色。在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堕胎合法化运动中,女性一直是运动的参与主体。一些妇女组织,把堕胎权视为女性基本权利的一部分。
  所以从美国历史上看,堕胎(权)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权利问题,单独分析。在不同群体和主观视角中,也许有些人会认为,堕胎问题是个宗教问题、是个政治问题、宪法问题,但这并不表明美国的堕胎问题与美国女性权利无关,而且恰恰是最直接相关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dir id='PI'><fieldset></fieldset></dir><nobr id='cLGuCO'><abbr></abbr></nobr><sub id='yRpuq'><big></big></sub>
    <span id='mVJXrgpl'><strong></strong></span><code id='eTvbnTi'><marquee></marquee></code>
    <label id='jqg'><nobr></nobr></label><address id='PDnUg'><fieldset></fieldset></address><var id='XWwRC'><kbd></kbd></var>
      <strike id='mjLOneQK'><bdo></bdo></strike><samp id='mDT'><u></u></samp>
        <em></em><em id='PSKT'><abbr></abbr></em><strike id='Xrd'><ol></ol></strike>
        <ins></ins><bdo></bdo><comment id='dorPfOii'><thead></thead></comment><span id='uIA'><xmp></xmp></span>